敬答 -- 密宗上师

及显教法师之质疑 -3

 

( 续上页 ) 至于法鼓山、中台山,则以常见外道法为主 -- 以常见外道的法灌输给四众弟子。他们的落处,和西藏密宗的自续派中观的邪见相同,都是以离念灵知心作为常住不坏心,都落在意识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第七识意根何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中的意根如何运作,何况能知能证第八识真如?所以他们与密宗的自续派中观见同样,都是常见外道的知见。所以,目前台湾四大法师及印顺法师所传的法,若不是落在西藏密宗的应成派中观邪见,就是落在西藏密宗的自续派中观的邪见中。到目前为止,台湾的印顺与昭慧……等法师,以及四大佛教道场之星云法师…等人,没有一人能自外于西藏密宗的外道中观见。

他们都是以出家相来做这些事,所以大家心里想:「他们都是佛教的僧宝,所说的法一定不会错才是!」所以大家都不肯检讨他们所说的法究竟对不对?现在星云法师公开支持昭慧法师,共同弘传印顺的密宗中观邪见,公开支持印顺的人间佛教邪思,并与慈济的证严法师联合起来,在私下异口同声的诽谤我们的正法,说我们的法是外道法,说我们的法有毒,说我们是破坏佛教的人。可是正觉同修会的法究竟错在哪里?他们研究了十年,却又无法指正出来,因为求证三乘佛经的结果是:正觉同修会的法与佛所说的法完全一样。

印顺、昭慧及四大法师们,既然以佛教正统自居,既然以佛教正法的真正弘传者、领导者自居,到目前为止,他们仍旧认为他们的法正确,所以私下对四众弟子说平实的法是邪法。然而破斥邪说以显正法,藉此维护佛教内部法义的纯正,不正是印顺、昭慧及四大法师的责任吗?可是他们却都不肯负起责任,不肯出面破斥义云高、喜饶根登、释性圆、释性海……等冒充佛教的外道;只是口说一句遁词:「不值得去评论他们。」便算是对信徒有交待了,根本不管那些被外道引入邪法的众多佛弟子们的死活。

但是,那些外道们公开的、大张旗鼓的争佛教的正统,在电视上及月刊上、报纸上大篇幅的公开说他们才是真正的佛教正统,说他们才有佛法的证量,言外之意是:台湾所有佛教道场及所有一切法师居士们都不是真正的佛教。这样公开的、大举的混淆是非,把台湾佛教界搞得乌烟瘴气,可是印顺、昭慧及星云…等四大法师们,却都个个装聋作哑、默不吭声,藉词不值得辨正,大家一起作滥好人,不肯负起破邪显正、救护佛子、维护佛教的责任。却由他们所斥责的「邪魔外道平实居士」出面来破斥义云高、喜饶根登、释性海、释性圆……等外道,来护持佛教的正法。

现在他们却私底下不断的共同散布谣言,说正觉同修会所传的法是邪说,是外道法,说平实是邪魔外道;可是他们这样说了以后,应当以他们大法师的大名声与崇高的地位,以他们的「正法」,出面破斥平实的法义错在何处,让佛教界都知道,以免有人被「误导」。可是,他们仍然又轻易的放弃了他们应尽的护教责任,他们仍然又轻易的放弃了他们应尽的破斥邪说、救护佛子的责任,不肯出面破斥平实的「邪说」,却都用私下造谣诽谤平实的方式,共同抵制平实的正法,诬蔑平实的正法,没有一人肯正式出面破斥平实的法错误所在,以救平实「错误弘法」的来世因果,真是无慈无悲啊!

像台湾的四大法师……等人,既不肯出面破斥附佛法外道的「邪说」,也不肯破斥平实的「邪说」,又都不肯将佛教三乘菩提的正确法义向大家弘传,反而狡辩他们所传密宗的应成派、自续派中观的邪见行门是正法,将这种邪知、邪见、邪法、邪修的密宗应成派中观的断灭见,以及密宗自续派中观的常见见,将这些让人永远不能证得三乘菩提的外道法,认作是真正的佛法,传给无辜的四大道场的广大佛弟子们;却将平实的真正能证三乘菩提的正法,加以否定,诬蔑为邪魔外道法,让广大的佛弟子们远离佛教的正法,远离了亲证真正三乘菩提的机会,这样岂不是辜负了佛恩?岂不是辜负了在家二众尽心尽力的信施?

骨子里,显然是因为明知自己的法错了,别人的法正确,所以根本不能公开出面破斥别人的正法,所以不敢公开正式出面破斥正觉同修会的「有毒邪说」。又因为面子和利养攸关,所以不肯承认、不肯改过,只好联合起来,用私下共同造谣诽谤的方式,来诬蔑平实的正法是外道法,用这样的方法来保住面子、名声、眷属、徒众的供养,以及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像这样:身穿僧衣、住如来家、食如来饭、受佛弟子们恭敬奉侍,和奉献大量钱财,蔚成一股庞大的社会势力,用以自高;却口说外道化的佛法,误导四众弟子走入密宗的应成派中观的外道法中,或误导四众弟子走入常见外道法中,或像慈济的证严法师将佛教世俗化,而不传三乘菩提的修证行门,只是说一些表面的佛法名相、禅的名相,用世俗知见来说佛法、禅法。像他们这样身穿僧服,却落在世俗法上的「僧宝」,对佛教、对佛弟子们,有什么意义呢?

佛教内的四众弟子们!我们大家应该冷静地想一想:究竟是世俗的面子重要呢?还是佛法的里子重要呢?是与法义错误的大法师维持感情重要呢?还是佛教的未来重要呢? 是应该维护弘传外道法的大法师呢?还是应该护持弘传 佛正法的出家与在家菩萨呢? 我们学佛的人,是应该护持弘传正法的佛教呢?或是应该护持四大法师所弘传的外道法本质的表相佛教呢?

我们所崇拜的台湾四大法师,他对我们有大恩德,这是因为他把佛法的正理传授给我们,所以我们对他感恩戴德,尽心尽力的供养,五体投地的感恩。但是,如果像法鼓山、中台山把密宗外道的自续派中观的常见法,或像佛光山及弘誓学院,把印顺……等人承袭自密宗黄教的外道断见的无因论邪法,当作佛法而传给我们,误导我们走向外道法中,越修就离佛教的正法越远;或者像慈济的证严法师,教导我们支持印顺的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共同成就破坏佛教正法的大恶业,那他们四大法师这样的恶行,对我们究竟有什么恩德 可说呢?

不但没有恩德,反而是陷害我们走入外道法、陷害我们去作破坏正法的恶人了。对于误导我们走入外道法、教我们支持外道法的大法师们,是不是还应该承认他是您的「恩」师呢?他是真的对您有「恩」呢?还是误导您走入外道法的邪见者呢?您如果继续护持他们,他们就会将您所护持的力量,用来继续抵制真正的三乘菩提正法的弘传,使真正的三乘菩提正法不能弘传,使他们原来的外道邪见继续弘传,继续误导佛教的四众弟子,那您这样作,就是与他们共同破坏正法,是成就破法的共业。请问:您是不是还应该死心蹋地的、不分是非的帮助他们,让他们有更大的力量来继续抵制真正的正法呢?

如果说,因为他们四大法师对您很好,所以您就应该继续护持他们;那么请问:一贯道的点传师们、一神教的神父与牧师们,您如果去信他们所传的法,也用护持四大法师的财力与忠心去护持他们,那他们一定会对您更好,一定比大法师对您更好,请问:是不是因为他们对您更好,所以就是对您有恩呢?

同理,四大法师对您很好,是因为您鼎力护持他,所以对您很好。然而四大法师传给您的法,如果是常见或断见外道法,不是真正的佛法,是误导您走入外道法中;那么,是不是因为他对您很好,就是对您有「恩」呢?是不是因此就应该继续护持他们破坏正法的事与业呢? 当他们所作的事确实是在破坏佛教的了义而且究竟的正法时,而您这样作,是不是已经和他共同造作了破法的共业呢?请您务必冷静理智地深思!在评论他人所说的法时,特别是闻所未闻、而完全符合三乘诸经的胜妙法义时,务必审慎的加以实地了解,再比对三乘诸经以后,才可以评论,千万不要跟着那些悟错了的大法师们,人云亦云!以免被误导而造作了破坏佛教正法的共业。

这个道理虽然很浅显,可是大家往往没有去思惟过,今天借着答复他人质疑的机会,顺便向大家提醒,请您千万千万记得:有空的时候,详细地、冷静地思惟一下吧!

所以,由此事实,就可以知道:「破坏佛教的人,不是正觉同修会的平实居士,不是正觉同修会出家与在家的亲教师们,而是弘传常见与断见的印顺、昭慧与四大法师;破坏佛教的人是那些用常见外道法,用断见外道法,用世俗法来解说佛法的四大法师们,而不是努力使佛教法义回归 佛陀正法的平实居士,与会中的出家、在家的亲教师们。破坏佛教的人,不是破斥密宗外道法的平实居士,而是那些支持密宗外道法的印顺、昭慧与星云、圣严…等大法师。破坏佛教的人,不是弘传 佛陀正法的平实居士,而是将平实居士所传真正 佛陀正法,在私下诬蔑成外道法的四大法师们; 因为他们这样不实诽谤的行为,本质正是诽谤佛教三乘菩提的正法,正是诽谤弘传正法的正觉同修会中的一切出家、在家的大乘胜义菩萨僧。」

正觉同修会的所有出家与在家的亲教师们所弘传的法,真正是佛陀所传下来的正法,完全符合三乘诸经;不但平实自己可以用三乘诸经印证,一切被平实印证为悟的人,也都可以用三乘诸经的一切 佛语和菩萨语来印证。所以至今十年来,平实指名道姓或不指名道姓的评论了那么多的大法师、大居士的法义错误以后,那些极为强势,作风一向极为慓悍的印顺、昭慧、净耀……等大法师们,至今都不敢出书具文、以本名反驳平实所说的法有何错误。都只是和四大法师们私下造谣否定,私下联合抵制平实,私下联合抵制正觉同修会诸多出家在家等亲教师所传的正法。

他们十年来将平实的书,取来对照三乘经典,很努力的想找出错误之处;可是私下努力的寻经觅论,比对之后,发觉平实所说的法与佛说完全一样,没有错误。再去找别的大法师讨论一番,结果也是一样:和 佛在三乘经典里面所说的完全一样,根本无法反驳。

他们原来以为自己的法正确,以为平实错了;后来读了平实的书,想要找出平实的法义错误所在,结果是:对照三乘经典以后,发觉原来是自己以前误解佛所说的法义。所以十年来,被平实所评论的那些大法师、大法王、大喇嘛、大仁波切们,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公开出书或写文章破斥平实,多只是教座下的一些在家弟子们,用化名在网站上无根诽谤平实,作种种人身攻击的言论;或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歪理,作一些无意义的狡辩。

或者只是像喜饶根登、义云高、释性圆、释性海……那一类完全不懂佛法的外道,犹如初生之犊不畏虎一般,敢用大量金钱,刊登第一版的半版的彩色广告来诬蔑、来公开否定平实。真正懂得佛法的人,只有认同与赞叹平实所说的法,绝不会否定或造谣诽谤;稍有一些佛法知见的人,绝不敢轻易的用本名写文章或出书否定平实的法;稍有一些佛法知见的人,大多以请益的心态而求见,绝不敢轻易的来与平实辨正法义。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由于小儿无知,不知虎威,才敢去捋老虎的虎须;所以,只有完全不懂佛法的人,才会有匹夫之勇,敢来邀见平实辨正法义。真正懂得佛法的人,心中都知道平实的法正确无误,都知道:正觉同修会诸多在家与出家的亲教师们所弘传的法,完全符合三乘经典佛说。所以那些大法师们,只好用私下否定、私下造谣诽谤的方式,来抵制平实与正觉同修会,来否定平实所弘传的真正 世尊正法;都不敢以本名而公开具文的否定平实的正法,以免被平实引用在书中而破斥其邪谬之所在,益发曝露其无知,更增自己之羞辱。

身为佛子,应有正确的知见与态度:如果有人所说的佛法错了,违背佛的真意,我们就应该指出错误之处,以免学佛人跟着他走偏了,这也是救了那位说错法的大法师或居士。如果有人弘传的佛法正确 -- 完全符合 佛说,大众不但不应该批判和抵制,而且还要加以支持,千万不要大家一起来和稀泥、来作人情;这样才是佛教四众弟子的本分,才是真正在护持佛的正法。在尚未弄清楚谁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教正法以前,请您千万不要跟着四大法师共同抵制平实的正法,以免以为是在护持佛教正法,结果却是与四大法师共同成就破坏正法的共业。

多年以来,四大法师们不但不支持我们的正法,而且坐视那些附佛法外道破坏佛教的行为,还与西藏密宗等邪淫的邪魔外道往来,承认他们、支持他们;而且反过来,对弘扬佛陀正法的平实,私下加以造谣诽谤,将护持正法、弘扬正法的人,诬蔑成破坏佛教的人,这岂不是颠倒是非的人?四大法师们这样作,才是真正在破坏佛教的人!

既然台湾的四大法师们认为自己的法没错,而说平实的法错了,说平实是邪魔外道,那他们就应该写书破斥平实,或者召开法义辨正大会,当着平实的面前,说明平实的法义错谬之处、说明如何才是正确的佛法,救救那些被平实「误导」入「邪法」的正觉同修会学人,救救平实免入地狱,也救救会中的出家与在家的亲教师们;这是台湾的四大法师们所应该作的事,也是他们所不能推辞的责任,除非他们没有悲心、没有愿力、不懂佛法。

现在四大法师们说平实的法错了、有毒,却又不肯出面破斥平实所说的法错在何处、毒在哪里;究竟是他们不懂佛法呢?还是他们没有弘传正法的愿力呢?或是他们欠缺悲心、不肯救众生、不肯救平实呢?他们自己中了西藏密宗外道邪见的毒,反而说平实的法有毒;可是平实所弘有毒的法却和三乘诸经中 佛的开示完全一样、没有丝毫差别,那么台湾四大法师们的意思是不是说:「佛所传的法也有毒」?

诽谤正法就是诽谤佛教法宝,诽谤亲证三乘菩提的出家在家菩萨,就是诽谤大乘胜义僧。平实所传的法,既然与佛说三乘诸经完全相符,就是 佛的正法;四大法师们明知这是事实,却故意诽谤、故意抵制,只因为平实说出正法以后,他们的法义错误之处便全部显露出来了,名闻、利养与信徒就跟着渐渐流失了,心中害怕他们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小,所以他们心中因瞋而生恨、生怨、生恼,所以私下联合起来全面抵制平实的正法,这就是他们在私下共同抵制平实、共同诬蔑平实的真正原因。

学人们若不知道他们抵制平实的真正原因,只看到表相笼统的说法,不知道四大法师们,与西藏密宗诸师背后的私心与目的,跟着他们盲目的诽谤正法及诽谤弘传正法的人,就会犯下诽谤法宝、诽谤大乘胜义僧的极重罪,舍寿后的果报,难可思量啊!因为有许多人不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盲目的跟着四大法师诽谤正法、诽谤弘传正法的出家在家菩萨,所以在这里特地提出来说明,以免以后有人再犯这个重罪。

不知道这个事实的人,相信台湾的四大法师,相信西藏密宗的上师喇嘛们,跟着四大法师与密宗的喇嘛上师们,诽谤弘传佛陀正法的平实,诽谤本会中的出家在家诸亲教师,抵制正觉同修会所传 佛的正法,以为是在作善业,却成就了世间最大的恶业,岂不是恶魔波旬所最欢喜的事呢?这真是亲痛而仇快的事业啊!所以在此特地提出说明,希望大家都理智的加以探讨,了解事实的真相,才不会被台湾的四大法师们,和藏密的喇嘛上师们误导,而走了许多冤枉路,乃至修善却成就大恶业。

星云……等四大法师们说平实的法有毒,却又说不出毒在哪里?只是一味的说平实的法有毒,一味的私下抵制。显然他们根本不懂佛法,不能破斥平实的法「错」在何处。像这样不懂佛法的人,怎可随便说人家的法错了呢?这都是因为他们执着僧衣身分,太看重面子、名声与眷属,心中有慢心,所以他们就像《维摩诘经》中的那些声闻阿罗汉一样,不肯承认自己对般若正理的无知、也不肯舍弃自己原来对大乘般若的错误见解,看维摩诘菩萨是个在家居士,便自矜于僧宝的身分,不肯低心亲近维摩诘居士,不肯修学大乘了义的正法。

反过来说:平实能知四大法师的法错在何处,也能加以举证出来,并且能说明他们的法义错误的理由是什么?又能说明如何才是正确的道理。并且将他们所误会了的二乘缘起性空正理详细解说,完全符合阿含诸经佛所说的二乘菩提涅盘,使四大法师及印顺、昭慧法师都不能反驳。又将他们所完全误会了的大乘般若正理,演述与佛子听闻、修习及亲证,完全符合第二转法轮的般若诸经,完全符合第三转法轮的唯识诸经佛说,而印顺、昭慧与四大法师们,多年来都不能具名、具文公开反驳,由此可知:中了外道毒的人不是平实,而是台湾的四大法师与印顺法师等人。

读平实的书根本不会下地狱,反而可以让人亲证三乘菩提 -- 证得解脱果与佛菩提果;并且在亲证以后,可以用三乘法的一切经典来印证。但是,读四大法师著作的学人,反而会中了外道常见的毒,会中了印顺及星云…等人所传密宗应成派中观的无因论邪见的毒 -- 那是以断见为本质的毒。四大法师们说出来的法,根本就是常见外道与断见外道的法;他们这样弘法,不但不是弘扬佛法,反而是在破坏佛教的正法 -- 以外道法来取代真正的佛法,所以:谁才是破坏佛教的人?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有智慧的人,都不会意气用事,不会感情用事,一定会实事求是的去将双方的书都详细阅读,并且互相加以清楚的比对,然后再作判断,就不会耽误自己的道业,也不会盲目的跟着印顺、昭慧与四大法师,去作了护教的行为、结果却成为破坏佛教的行为。这样才是真正在探求实相智慧的人!

复有某法师质疑云:「你批评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思想,认为会浅化佛教;但太虚大师也主张人生佛教,同于印顺导师所说。此外,慈济功德会的证严法师、佛光山的星云大师,也都认同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你为什么却不认同?」

平实答云: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与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思想,有着完全不同的差异性。太虚大师所说的人生佛教,所主张的「人成即佛成」,虽然有其缺点,然而大体上仍延续佛陀所传之法义正道而进修。太虚大师个人是否有般若的证悟,暂且不论;然其人生佛教思想,大体而言,符合 佛说:由人身之无量世修行,亲证解脱果与般若慧,并进求唯识一切种智增上慧学,修集无量福德,最后终得成就究竟佛果。如是次第,大略符合佛说。

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并不否定佛在《阿含经》中所说之十方世界诸 佛净土,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 佛所说之种种地狱,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 佛所说之如来藏、涅盘本际,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 佛所说之十八界法,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佛所说之十方世界诸佛菩萨,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 佛所说之菩萨道,并不否定阿含诸经中 佛所略说之摩诃衍(大乘)法义;承认第二转法轮及第三转法轮诸经是 佛口亲说,承认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法是成佛所必须修证之一切种智;唯是主张生生世世以人身而在人间修行,乃至成佛,是故太虚大师所主张之人生佛教,大体上符合佛说意旨。

然而印顺法师所提倡的人间佛教,则是从根本上否定佛在阿含诸经中所说之正确解脱道,令四阿含诸经所说之解脱道成为空想,令四阿含诸经所说之无余涅盘成为断灭空,令四阿含诸经所说之三乘正法皆成断灭法,令般若诸经所说第一义谛之般若慧,成为性空唯名之戏论。

印顺所说之人间佛教,是以承袭自邪淫的西藏密宗黄教的应成派中观邪见,作为「唯一正确」之知见,所以否定四阿含诸经中佛所说之第八识如来藏,否定四阿含诸经所说十八界法中之第七识意根,使得 佛说之十八界法只剩十七界法。

印顺否定四阿含诸经所说之第八识如来藏以后,知道自己已堕于断灭见中,知道如此否定之结果,必定使得佛所说之无余涅盘成为断灭法,恐人以此责之,所以又建立 佛所不承认的「常住而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取代 佛所说无余涅盘之本际,取代 佛所说联系三世因果之主体 -- 识 -- 第八识如来藏。

印顺否定第八识如来藏,堕于《楞伽经》所说之诽谤见中,成为一阐提人,断一切善根,成就地狱种性,佛于《楞伽经》中已曾明确开示。他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以后,明知必定会堕于断灭见中,只好又建立子虚乌有之「常住而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则又堕于建立见中,名为诽谤正法、破坏正法者。如是诽谤见与建立见,皆是破坏佛教正法之重罪,佛于《楞伽经》中皆有明确之阐示(详见拙著《楞伽经详解》第三辑举证与批注)。

他又将 佛所说之十八界法,减掉一界,不承认其中的第七识意根是心,不承认有第七识意根,将佛所说的十八界法变成十七界法;又另外建立「常住不坏而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作为否定第七、八识以后,不会堕于断灭见的补充说法,藉以取代 佛说的第七八识。

然而 佛在四阿含诸经中,早已宣示:「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换句话说:不论意识细至何种程度,皆是依意根及法尘为缘,方能出生。如果细意识可以是联系三世生死因果之常住法,则细意识之俱有依 -- 意根与法尘 -- 亦应是常住之法,并且是更究竟之常住法,是细意识之根源故,则应法尘与意根才是三世因果之主体,轮不到意识细心来作为三世因果之主体识,所以印顺建立意识细心作为联系三世因果之主体识,根本就是虚妄想,根本就是颠倒想,这样的人间佛教,与佛说完全相悖。

复次,细意识现行运作时,必定同时有一细意识之俱有依 -- 意根 -- 同时现行运作,细意识既是意识,则必须依意根方能现行运作故。既如是,则应以意根为三世因果之主体识,也更为合理;然而印顺却不如是建立,反而将意根排除在外,反而将细意识所依之意根否定,反而将那生灭无常、依附意根才能现起运作之细意识,建立为常住不坏之因果主体识,真是颠倒妄想之最具体实例也!这样的人间佛教有何可贵之处?如何教人认同之?

复次,印顺不承认四阿含诸经中所说的第七八识心,在他的《妙云集、如来藏之研究、……》等著作中,都主张第七识意根是因部派佛教的弘传与发展,而从第六意识演变细分而出,又主张第八识是从后来始有之第七识演变细分而出。然而佛在原始佛教的四阿含中处处皆说:「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既然意识之一切粗心或细心,都是从意根与法尘为缘而出生者,怎可能是「意根心从意识细分而出」者?原始佛教的四阿含经典中已经说有七八识,而且明说「一切粗细意识皆意法为缘生」,印顺怎可颠倒是非、不顾事实?而诬说七八识是因为部派佛教的发展而后来细分演变而生的?印顺之说与原始佛教的四阿含诸经佛所开示正理颠倒,也违背现实中之临床医学研究等事实验证。

佛在《阿含经》中又说:「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者,谓此识也。」此语中已显示有第八识,并且已分明显示:「第八识是名色出生之因由、是名色之根本」,名色已具含五蕴等十八界法故,名色之名,已具足十八界法中之意根与意识故。所以第七识及第八识,显然都不是像印顺所说的因为后来的部派佛教发展而从第六意识细分而出者,反而是意识出生的根本,是第六意识的源头。所以印顺故意违背原始佛教四阿含经典佛说,另行建立「常住而不可知、不可证之细意识」作为三世因果之主体,根本违 佛所说,而且违背正理,乃是颠倒想。他的人间佛教思想既然如此偏邪,完全违背原始佛教的阿含诸经佛说正理,如何教人认同呢?

另外, 佛在四阿含诸经中,处处宣说:最细之意识无过于非想非非想定中之意识,无过于非想非非想天之细意识。过此则是出世间之圣人境界,成为灭尽定,或入无余涅盘,或如凡夫所证之无想定中意识觉知心断灭不现。

佛有时说:最细意识是非想非非想定中之意识,过此则无意识。是故所有一切境界中之意识,皆是可知、可证者,皆有法门可以修行而亲证之;而意识若在,必定堕于六尘万法中,不能离开六尘或定境之法尘而独自存在;所有的粗细意识心一向如是,绝无例外,并无印顺所发明之「常住而不可知、不可证之细意识」。所以印顺法师自行发明施设之「常住而不可知、不可证之细意识」,乃是虚妄颠倒之想,依于自意施设而说者,违背原始佛教四阿含经典中之 佛说,堕于建立见中,违教悖理!

而且现代医学实验上也已证明:意识心不论粗细,都必须依未坏的五胜义根(头脑)为缘,方能现起;若他所说细意识可以建立为生命的主体识,则与现代医学之实验相违,乃是虚妄说。若细意识可以是生命轮回的主体识,则五胜义根(头脑)更应该是主体识,轮不到细意识来作生命轮回的主体识,则应头脑可以去投胎而往生至后世。但是粗细意识所依的意根与五胜义根(头脑),都尚且不是生命的主体识,他所说的细意识怎可能成为生命的主体识?而他的所有书中竟都坚决主张细意识才是生命的主体识,不肯承认佛所说的「第八识是主体识」的开示,并且否定 佛所说的实有可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将如来藏诬蔑为同于外道的神我、梵我思想。他的人间佛教思想充满了此种无数邪见,与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正见相违,并非相同,所以我们不能认同他。

复次, 佛所说常住不坏之第八识如来藏、无余涅盘本际之如来藏,是确实可以亲证之法,一切有情皆本自有之,非唯平实一人今能亲证之,随学诸人亦能亲证之,绝非印顺所说唯名无体之名相而已;今者印顺法师以不能证得故,舍此可证可知之如来藏而不求证,外于佛所说法而另行发明、另行建立子虚乌有之「 不可知、不可证而常住之细意识」,岂非颠倒之想?于佛法修证上有何实义可言?这样的人间佛教邪思,有什么可以认同之处?

印顺又将佛所说涅盘本际之如来藏否定,使三乘佛法之法界实相,全部转变成为戏论,全部成为无实体法之断灭法、虚相法。印顺又否定原始佛教四阿含诸经所说之十方世界种种佛净土,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不承认有东方琉璃光如来的不动世界。又否定原始佛教四阿含诸经所说之佛地解脱色,不承认佛在人间之色身灭度后尚有庄严圆满报身之解脱色常住世间永不坏灭,以利众生,违背原始佛法的《阿含经》中 佛说,本质正是破坏原始佛教者,有何资格代表原始佛法?有何资格弘传原始佛法?这样的人间佛教思想,是破坏佛教正法的邪思,有什么值得让人认同之处?

印顺不承认第二、第三转法轮诸经是佛口亲说,又将承袭自西藏密宗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加以自己想象之说,用来解释一切三乘经典,将三乘经典所说完整而一贯之法义,以密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而加以胡乱批注,使得原本完整而有次第的三乘法义,弄得支离破碎,完全离开佛的真实义,令学人读其著作之后,不知所云;或者堕入密宗应成派中观的无因论中,成为断灭见本质的中观邪见。这样的人间佛教思想,有什么值得让人认同之处?

复次, 佛在四阿含诸经中,多处宣说色界四禅天之上有五不还天,亦说有菩萨在此世界、或他方世界之五不还天中修行,或亲近诸佛闻法;太虚大师认同四阿含诸经中如是说法,他主张的人生佛教,从来不曾否定他方世界有诸 佛菩萨,从来不曾否定他方世界的天界有诸佛常住宣说一切种智增上慧学,与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所作种种否定原始佛教经典的佛说,完全相异,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主张。

当年太虚大师不认同印顺法师的作法,曾经当面批评他,说印顺所写出来的书,将佛法弄得支离破碎了。对出家法师而言,太虚大师的这种破斥,是很严重的指控;可见印顺真的走偏了,真的应该修正自己的邪见。然而印顺自己不肯承认这个事实,不肯接受太虚大师对他的指正,还为自己辩护,仍旧继续认同密宗应成派中观的无因论邪见,并且加以广泛的弘扬。又继续努力写书,以著作加以永续的弘传,想要永续的误导众生认同他的密宗应成派中观的邪见,所以他自称「继承虚大师的思想」,只是饰辞。

他的人间佛教思想,完全悖离原始佛教佛所说的正理,完全否定 佛在三乘诸经所说的正法,与太虚大师所说人生佛教的法完全相反,怎可说他的人间佛教思想与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思想相同呢?根本就是两回事!

印顺否定《阿含经》中佛所说的佛地常住不灭的解脱色,又否定诸 佛在人间灭度后转入天界的色究竟天宫,常住而宣说种智妙法;他不承认有圆满报身佛常住天界弘法,则令佛教局限于人间,令佛教浅化,不如一神教外道之有上帝常住于欲界天之天堂。他又否定西方极乐世界,说是太阳神崇拜之转化;又否定东方琉璃世界,说是日月崇拜之转化;言外之意,则是同于一神教之不肯承认十方虚空有无量世界,则已否定十方世界有诸佛净土,否定十方世界有圆满报身佛常住弘法,完全违背原始佛教四阿含经典中的 佛说实录。如此一来,已将原始佛教四阿含经典 佛所说的佛教之广大圆满境界,加以推翻,将佛教局限在此娑婆世界之地球一隅,令原本广大无量无边之十方世界佛教局促于地球一隅,亦令三乘经中所说之十方世界诸佛神变境界,变成虚妄不实之说,变相地将十方世界诸 佛不可思议境界否定。这样的人间佛教邪思,有什么可以让人认同之处?

印顺又否定般若系列诸经中,佛所说之第八识「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无住心」,不承认有此「离见闻觉知之第八识心」;他不承认第八识如来藏,只从蕴处界之虚妄不实,及从蕴处界所生万法之虚妄不实上着眼,说蕴处界消灭之后,一切法都无,不承认阿罗汉十八界灭后、尚有原始佛教经中佛所说之无余涅盘之实际,不承认十八界俱灭而入无余涅盘后,尚有 佛说之第八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离思量性而住于绝对寂灭境界,使得四阿含诸经原始佛法所说阿罗汉入无余涅盘时,成为断灭见之虚妄法,如是将二乘菩提浅化、虚化、玄学化。

印顺否定第八识以后,不肯承认般若系列诸经中佛所说之第八识「非心心、无心相心、不念心、无住心」,将般若诸经之法义定位为性空唯名:「一切法缘起性空,唯是名相,绝无实体法。」他作这样的错误定位以后,就使得般若实相正法成为虚相法,不再是实相法。

实相法绝对不会是一切法空之断灭空,佛所说之实相,乃是说一切法皆从第八识「非心心」藉无明…等缘而现起,此等一切法既然皆是第八识藉缘而起,是故蕴处界等一切法皆是缘起性空,乃是依一切法根源之第八识「非心心」真实心体为根本,而说蕴处界及第八识所生之一切法缘起性空,从来不是说如来藏亦空,从来不是说无如来藏,从来不是如印顺所说之「如来藏只是名相,是方便说,实无如来藏」。

如今印顺将般若系诸经所说蕴处界等一切法空之主体如来藏抽离,将蕴处界等一切法空之根源如来藏抽离,专在蕴处界等有为法之一切法空等表相佛法上作文章,将蕴处界等一切法空之根源完全否定,误会般若经正义,所以就产生了「将般若定位成性空唯名」的大邪见。在《楞伽经》中,佛说这种人就是堕在「牛有角所以兔无角」的戏论中,误认兔无角法是真正的佛法;印顺既然外于实相心如来藏而求佛法,就是心外求法的外道。是故读经时不可如印顺之误会 佛语,不可如印顺之断章取义,不可如印顺之外于般若经所说「常住不灭之第八识非心心」而说一切法空,否则即同断见外道之印顺法师所说一般无二。

如今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邪思谬想,将般若经法义之根本心、将般若经法义之主体第八识否定,使得般若经成为一切法空之断灭见,成为兔无角的戏论,与断见外道合流,使得佛教之甚深般若成为性空唯名之虚相法。他将佛教局限在人间,又这样将佛教甚深般若之深妙法浅化至同于断灭见外道,真正是破坏佛教正法者,怎会与太虚大师护持深妙正法之人生佛教一样呢?

此外,印顺又继承密宗应成派中观之否定第三转法轮唯识诸经的邪想,不承认第三转法轮诸唯识经是佛所说。然而第三转法轮之唯识系诸经,乃是一切种智,乃是初地菩萨进修至佛地所必修之增上慧学;若菩萨悟后不修第三转法轮诸经所说之唯识种智者,则永不能成佛。

而此唯识增上慧学,乃是禅宗证悟自心如来藏而发起般若慧以后,始有能力修学之法,乃是三乘佛法中之最深妙法,怎可说是「非佛所说」?怎可盲目随从外教佛学研究者假藉考证之名而说为「佛灭后之历代弟子长期结集而成者」?难道 佛灭后之佛弟子们智慧反而更殊胜于 佛?则此诸弟子应皆已成佛道也!为何此诸弟子们皆不敢自称为佛?为何此诸菩萨皆对 佛无比恭敬?

印顺将第三转法轮诸唯识系列经典否定,认为非是佛说;并于批注第三转法轮诸经时,将经中明说确实有如来藏之 佛语、菩萨语,加以生硬地扭曲为无如来藏,生硬地扭曲为:「实无如来藏。说如来藏者乃是方便说」。

他又随顺密宗应成派中观之邪见,而将第三转法轮经典说为不了义说,说为方便说,贬抑第一义谛中最究竟之唯识增上慧学为不了义法,欲令后人不再修证如来藏法,乃至消失于人间,则是严重的将佛法浅化的破法重罪。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中,其余的破法之说,其数众多,举之不尽。佛弟子们若具有法眼,而欲了知者,可以直接从他的将近百本着作中,获得无量无数的证据。

所以,他所弘传的人间佛教的思想,都是不肯真修实证而导致的邪思,都是以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为中心,而作学术研究、所产生的邪思,其实是破坏佛教正法最严重的行为,是将佛教浅化及学术化的倡导者,是将佛教浅化及学术化的实行者,是将佛教浅化及学术化的推广者。

他一生所著作的书籍,所说人间佛教的法,都是在学术化及浅化佛教的法义,使佛教的法义世俗化、哲学化、玄学化、学术化,都是在将佛教局限于人间,使佛法转变成人间学术的法,脱离佛法原本出三界法的正义,脱离法界实相般若的正义;使奥妙深广之佛教,转变成世俗化、学术化的佛教,使佛法转变为非了义法。像他这样的人间佛教的邪思邪行,教我们如何认同他呢?

如今星云大师与证严法师,完全认同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完全认同印顺将佛教法义学术化与浅化的作法,完全认同印顺推翻三乘经典真实义的说法,完全认同印顺将佛教局限在人间的错误观点,并且付诸于实行,共同倡导人间佛教的邪思。这是将奥妙深广的佛教加以浅化、世俗化、学术化,这是将佛教本有的真实可以解脱生死的二乘菩提摒弃,代之以不能真实得证解脱的虚妄想像的解脱法门;这是将佛教深广微妙的第一义谛实相法,学术化而成为性空唯名的玄学戏论,将实相微妙法门转变成虚相肤浅之法,引导入学术化与世俗化的方向,引入远离三乘真实义的方向。

如果继续这样演变发展下去,未来佛法将会成为专供学术研究,而不是可以亲证实修的法;将来学佛的四众弟子们,只好跟着那些外国学府中研究佛教学术的教授俗人修学,或者跟着台湾大陆的佛学院及佛学研究所中、专作学术研究而不是真参实证的法师与教授,修学表相而偏差的「佛法」了。这就是将佛教妙法胜义加以世俗化、学术化、玄学化,让佛教的深妙正法消失于人间,这就是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的推广,所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但是中外各学府中,其实亦有另一派主张真修实证之教授们,是以佛子自许、而努力修证佛法。期望他们能有正面的作为,扭转这种偏斜之发展方向)。

星云大师和证严法师对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的本质懵然无知,认同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邪思谬想,并且付诸实行,极力推广。他们却不晓得:如此作为,乃是使佛教浅化、世俗化、玄学化的严重破法行为。这种人间佛教的错误思想,若不赶快纠正,若不赶快转变,将来佛教教义的浅化、学术化、世俗化,将会无法避免,未来世的佛弟子们若想再修证真正的解脱道,若想再修证真正的佛菩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是这个道理很隐晦,如果没有贯通三乘佛法的法眼,是无法看得见的;一般的学佛人,根本不能看见印顺、昭慧、证严、星云……等人将佛教学术化、浅化、世俗化以后的严重后果,所以完全没有警觉。

现在我们预见这种演变发展的未来结果,不禁忧心忡忡,所以不能认同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愚思,所以将它提出来加以说明,希望所有的佛弟子都能了知这种邪思的严重影响,加以修正,佛教才可能有较为乐观的未来,未来世此地的佛弟子们,才有可能继续亲证真正的解脱果与真正的佛菩提果。

印顺法师一生推广人间佛教的邪思,他所造的书,所说的法,所作的事,都是在浅化佛法,都是浅化佛教,都是在将佛教的广大深妙正法学术化、研究化、狭窄化。他的所有思想,就是密宗应成派中观的邪见,完全以密宗应成派中观的邪见,作为他的思想中心,以应成派中观的邪见来解释一切的佛法,扭曲了三乘菩提的一切深妙法,局限了三乘菩提的广大深妙,正是最严重破坏佛教的人。

星云法师如今既然已公开认同印顺法师,并且公开支持:弘扬印顺的人间佛教的思想。而慈济的证严法师,更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奉行印顺法师的偏邪教导,从来不教徒众们修证三乘菩提的实修法门,只是教徒众们行世间善、修世间善。她虽然偶而会演说大乘经典,却都是依文解义,并依印顺的偏邪知见而解释之。

她既不鼓励她的徒众们修证四禅八定,又不鼓励她的徒众们参禅而证般若智慧,又继承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不承认有极乐世界 -- 不鼓励徒众们往生极乐世界或他佛净土世界;这些事项合起来,就使得她的徒众们,永远不能脱离天魔波旬所掌控的娑婆世界的欲界天和人间的范围。她又继承印顺「法师」的邪思,否定了如来藏,那就是不承认唯识增上慧学是究竟法,则又否定了弥勒菩萨所弘的唯心识观,她的徒众跟着她不信如来藏增上慧学,那就绝无可能获得 弥勒菩萨摄受,也不能往生兜率天的弥勒内院。如此一来,慈济功德会的会员们,如果信受她的说法,而没有智慧去自己思惟、没有智慧去深入了解的话,将会永远轮回于娑婆世界的欲界之中,永远处于天魔波旬的掌控之中 -- 永远修福而不修慧、永与三乘菩提绝缘。如果因为信她的话,追随印顺而否定如来藏,就成为断善根人,就只好准备舍报时下地狱去!虽然印顺不承认有地狱,认为是圣人的施教方便而假说地狱,所以不信真的有地狱。

以前,星云与证严二人,并未私下联合起来诽谤平实,对正法的弘传尚未发生直接的伤害,所以我们委曲己意而尊重之,从来不评论他们的过失。但他们今年已经联合起来,一致私下诽谤平实是邪魔外道 -- 向那些常与他们往来的政治人物及信众,私下造谣无根诽谤平实是邪魔外道;又诽谤平实所弘的法有毒,禁止徒众阅读平实的著作,说会与平实一起下地狱。他们这些作为,本质上是诽谤大乘胜乘僧,诽谤大乘了义正法,已经严重影响到佛教正法的弘传,所以平实今天将他们的破法事实,加以公开、加以评论。

像他们这样支持印顺法师人间佛教邪思的破坏正法的行为,根本就是在弘扬印顺「公然铲除三乘菩提根本妙法的思想」,就是在帮助印顺完成浅化佛教的邪谬作为,根本就是在帮助印顺将佛教学术化、浅化、世俗化,帮助印顺将佛教三乘菩提真义之实证法门灭除,是在公然破坏原始佛教的四阿含诸经的深妙正法,根本就是助纣为虐,教我们如何能像以往一样继续认同、继续包容他们呢?

慈济的证严法师,她不是临济禅宗的传承者,既没学过临济禅的开悟法门,也没学过什么佛法,三乘经典也不太懂,只是读一些印顺法师的邪见著作,就跟着印顺不信有如来藏可证,跟着印顺不信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跟着印顺不信有地狱;所以她将种种的世间善行,都冠上菩提之名,所以就有所谓的草根菩提、清凉菩提、环保菩提……等种种的菩提名称,她以为只要冠上菩提之名来作世间善事,只要是以人间佛教为依归而作世间法上的善事,这样子就算是佛法了,其实都只是世间善法,与三乘菩提法道的出世间法,根本都不相干。但是,因为她不懂佛法,所以我们对她就没什么可评论的了;因为大多数的人,如果努力精进修学真正的三乘菩提佛法,三、五年后,就会知道她根本就不懂佛法,所以不必多谈她。

然而佛光山的星云法师,却是颠倒到极点的人。他是临济宗的传承者,临济宗所传的法是禅宗明心见性的法;明心者,要悟明自己的真实心如来藏,如果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那根本就不是真正明心的人;如果否定了如来藏,那这个人就是佛在经中所说的断善根人。如今星云法师却去公开认同、公开支持印顺的人间佛教邪思;而人间佛教的见解却是:否定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禅师所证悟的如来藏,却是否定临济宗开悟的根本心如来藏。人间佛教的思想,完全是与临济宗的正法为敌的,正是否定「临济宗一脉相传正法」的恶见邪见,而星云法师却去支持他,支持那个反对临济正法的人间佛教的邪思,去支持否定如来藏的断善根人印顺法师,并随着印顺的邪思而确实的去履践,确实的去破坏佛教正法,所以说星云法师的心态真是颠倒。

佛光山的传承是禅宗临济的法脉,对于这样子破坏临济正法的印顺人间佛教的邪思,星云法师竟然还公开的去支持,竟然还公开去加以履行实践,表面上是弘传临济的正法,本质上却是在用人间佛教的邪思,来取代临济一派的正法,星云法师真正是临济宗的不孝子孙啊!

此外,佛光山他们主张人间的佛教,认为佛教应该在人间弘传,这当然是正确的观点;所以我们正觉同修会也是在人间弘传佛法,目前也没有在天上或其它地方弘传,在人间弘传佛法,这个观点的本身是正确的。但是,同样是在人间弘传佛法,并不是大家都相同的:也就是说,在人间弘扬佛法是正确的,但是却不应该像印顺那样,否定天界也有佛教存在,不应该像印顺那样否定天界也有佛法在弘传;不应该认同印顺「否定天界佛教、否定他方世界佛教」的邪思。

然而佛光山的星云法师却去认同印顺,认同印顺否定天界的佛教佛法,认同印顺否定其余法界的佛教,认同印顺否定极乐世界……等他方世界的佛教;竟然去认同印顺法师这种邪谬的人间佛教的邪思。所以,在人间弘传佛教,是正确的理念,但是却不可以因此就否定天界的佛教,不该因此就否定他方世界的佛教,否则,这样的人间佛教,就是偏差的、就是破坏佛教的邪见。而星云法师却去认同印顺的这种邪见,却公开的支持印顺「否定其它法界佛教」的人间佛教邪思,这岂不正是在帮助印顺破坏佛教?

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不承认禅宗的法,认为中国的禅宗所传的法是野狐禅,认为禅宗的法不正确。他又不承认极乐世界、琉璃世界的存在,不承认阿弥陀佛、药师如来、观世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菩贤菩萨的存在,认为他们都不是历史人物,所以是不存在的,当然更不可能承认大乘经所说的千佛、万佛了;印顺也不承认弥勒尊佛如今正在兜率天弘扬佛法,不承认 释迦的报身 卢舍那佛正在色究竟天弘扬一切种智佛法,认为只有人间才有佛法,所以主张人间佛教,除此以外,别无佛教可言,所以不相信《阿弥陀经、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华严经、楞伽经、如来藏经……》等,认为这些经典都是佛灭后的弟子们创造结集而成的。所以,他的人间佛教是一心要将佛教局限在人间,一心要将佛教局限在此娑婆世界的地球上,一心要将佛教局限在这两千五百年间,不承认诸大乘经所说「佛教存在广大深广十方法界」的说法,不承认此世界中的佛教有过去佛的教化,而佛法失传了,不信外道所说的「如来」就是过去佛所传的正法失传以后,变成了外道们所追求而不可得的正法,所以他只承认历史上的释迦佛,不承认有别的佛,不承认有十方世界诸佛的存在。这种邪思,在他的著作中,处处显示出来。

人间佛教的邪思,并且是将三乘菩提的根本心 -- 第八识如来藏 -- 加以否定的;人间佛教的邪思,是将三乘菩提变成虚无飘渺的妄想法,是使得三乘菩提都变成戏论的外道见,是使得三乘菩提都变成哲学化、学术化、世俗化的邪见;可是星云法师竟然去认同他,并且将他的人间佛教邪思,付诸于实行,共同破坏佛教的根本,共同将佛教原本胜妙甚深的法义,推向世俗化、学术化的死胡同里,真是颠倒。近来又将好好的佛光电视台,改名为人间电视台,一意孤行的向印顺的人间佛教靠拢,看来是执意要走印顺人间佛教的世俗化的破坏佛教正法的路了!

此外,佛光山的星云法师,现在因为我们开始评论他,说他不懂禅宗的禅,所以不得不重新捡起他家祖传的临济的禅法来说,希望因此可以摄受原有的信徒不致流失掉,但是他却以意识心作为禅法所证悟的标的,而不是依临济禅师所悟证的如来藏作为证悟的标的,所以他所谓的禅悟,仍然是意识心,不能自外于藏密的自续派中观的常见见。星云和中台山的惟觉一样,也和法鼓山的圣严一样,都是以为:「意识觉知心不起妄念、不起分别时,那个不起妄念的知觉性就是真心。」认为只要能住在这种一念不生、不分别诸法,而了了分明的知觉性的境界中,那就是证悟了,就是证得无分别心了。

星云法师……等人所谓的证悟境界,都是像这样在黑山鬼窟里作鬼活 儿 ,都是在蒸沙作饭,都是非因计因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意识心永远是意识心,意识心永远都无法变成真心;纵使你这一生能够修到究竟佛地时,意识仍然是意识,不会变为真心第八识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意识心并不是将来佛地的真如,意识心永远不可能变成真如心」,所以他们都是非因计因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禅宗临济所证悟的真心,就是印顺所否定的如来藏,真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是与妄心的知觉性同在的,是与知觉性的前六识妄心同在的。所以,他们三大法师,都是想要将第六意识妄心变成第八识真心如来藏,并且这样来教导徒众们,来误导徒众们,都落在常见外道的见解中,都落在藏密的自续派中观的意识心境界中,所以都是恶见者。

星云法师如今开始讲禅宗的禅,开始讲临济宗的禅,而临济的禅法所证悟的心却是第八识如来藏,却是印顺所否定的第八识如来藏;这样一来,究竟星云法师要如何自圆其说呢?是要依止临济正脉的如来藏呢?还是要改变历史事实,而作这样的说法:「临济所悟的心是意识心」?还是要依止印顺所说的意识心呢?如果是要依止临济的正法,临济义玄所悟的心却是如来藏,那就得破斥印顺否定如来藏的邪行,就得要和印顺划清界限,因为印顺是否定临济义玄所证悟的如来藏正法的。如果星云法师是要依止印顺的人间佛教邪思,那就是打着临济传承的旗号,却公然背弃临济,公然以印顺的法来打击临济的正法,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心口不一的人。所以星云法师现在正是面临两难之境,进退维谷。这都是因为不肯实际去探讨法义的真伪,都是因为不肯面对往昔跟错人的事实而一味逃避掩饰,都是因为顾虑面子与名闻利养的关系,所以就死撑到底,不肯修正方向,所以就一步一步、渐渐的走入今天的死胡同里面了。

佛光山若想要正本清源,就得与印顺的人间佛教邪思划清界限,就得要承认以前跟着印顺走错了路头,就得声明现在改换路头、重新出发。不过,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有碍于大师的身分,也会使得很多信徒流失掉。所以,他必须继续打出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干脆公开的将佛光电视台改名人间电视台,坚持继续走印顺人间佛教的岔路,让人以为他以前没有走错路头;然后再重新拾起临济本家的禅来讲,故意示现为证悟者,免得大众说他没有悟,如此来摄受大众。

但是,他这样作,是有大问题的:因为这是逃避现实、不肯面对病源的锯箭法,终究不是究竟解决之道。因为临济的禅,是以证悟如来藏为标的;而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却是完全否定如来藏的,印顺也是完全否定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而星云今天所讲出来的临济禅,却仍然是以意识心作为所悟的标的,不同于临济义玄禅师所悟的第八识如来藏。现在星云法师面对这些问题时,要如何对大众说明呢?所以他不能直接答复信众的疑惑,今天只能向旁里去说:「我也曾经很用功的念阿弥陀佛,念到一心不乱 (对这一点,平实是持怀疑态度的) ,但是我却发愿世世生在这里,建设人间净土。」

念阿弥陀佛的人,有九成以上是要求生极乐世界、面见阿弥陀佛,跟着阿弥陀佛修学如来藏妙义的。可是:星云法师究竟是承认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呢?或是随同印顺的人间佛教而否定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呢?阿弥陀佛所传的法是如来藏一切种智的妙法,星云对阿弥陀佛所传的如来藏妙法是认同?或是反对呢?星云法师对这一些问题,应该赶快提出来公开的澄清。如果不承认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那他以前念阿弥陀佛作什么呢?显然今天他讲这一段话,只是一种饰辞罢了,心里还是认同印顺的人间佛教思想的,心里还是跟印顺一样否定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所以他的这种说法,只是在化解自己走上印顺人间佛教的邪路时,所产生的矛盾罢了;目的只是在化解佛教界对他的疑虑而已。 ( 未完 -- 续下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