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序

佛教之最大危机,亦即是佛教之永远危机,即是全面藏密化;全面藏密化之事实,在两方面显示无遗:

一者:印顺、昭慧、传道法师…等人,一生努力弘扬西藏密宗黄教之应成派中观邪见,令佛教原本非断非常、不生不灭之中观境界,堕于藏密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中,成为「断灭见」本质之外道见,成为印顺个人臆想所得之「八不中道」;而佛光山星云法师,与慈济功德会之证严法师,一生追随推广之;昭慧及传道法师更以弘誓学院及妙心寺为根据地,而专门弘传之,如是破坏佛教正法。

如是偏差之行为,必定导致佛教之局限化与世俗化,必定使得三乘菩提之修证成为空谈。既然不能倡言自己于三乘菩提实有修证,亦无能力于三乘菩提中获得见道之功德,印顺与昭慧、传道……等人当然必须大声疾呼:「禅宗追求证悟、追求解脱,即是小乘急证精神之复活。」印顺于书中作如是邪说,阻止佛弟子求证三乘菩提。如是言语,亦使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邪见:「若是勤求证悟三乘菩提者,即是小乘自了汉。」如是开示之结果,便是削除佛弟子求证三乘菩提之心志。然而世尊之开示,却是劝诸弟子:人人皆应进求三乘菩提之开悟,而后始能以法度人;人人皆应证悟三乘菩提,然后不急于断尽思惑烦恼,亦不急求成佛,于菩萨地中广度有缘众生;如是名为「自未得度而度众生」。

印顺却反 佛说,故意浇灭佛弟子证悟三乘菩提之火种,令人都不进求三乘菩提之见道,诬蔑求证三乘菩提之人为「小乘急证精神之复活」。然而印顺作如是说者,却是教人永处常见外道见中,教人永作凡夫,而不能以三乘菩提之证悟来利益众生。佛子四众之求证三乘菩提心志,由于印顺之制止而消失以后,则佛教存在人间,欲令大众证悟三乘菩提之目的,便随之渐渐消失;则世尊示现于人间,此一大事因缘之目的,便亦随之灭失。大众若皆信受印顺邪说之后,则无人相信末法之时可以修证三乘菩提,无人敢进求三乘菩提之见道功德,三乘菩提求证之法门便随之渐渐消失于人间,佛教便因此而随之浅化,而必定日渐同化于藏密自续派中观之常见外道见,佛教之本质便告消失于无形。

到此地步以后,佛教四众弟子既然不须修证三乘菩提,则无真正之佛法可学、可修、可证,所以,佛教若欲继续存在人间,就必须提倡人间佛教;人间佛教之宗旨,当然不须修证三乘菩提,当然不求三乘菩提之见道,当然不以修证三乘菩提为中心主旨,因此缘故,当然就应以世间法为主。由此缘故,人间佛教之弘传者,趋向「学术化、教育化、世俗化」之方向发展,而不以真参实证为主,就成为必然之结果。此即是昭慧与传道二人「外于如来藏而弘传佛法」,以及星云与证严二人专向世俗法中用心,共同带领佛光山与慈济之四众弟子走向世俗化方向之原因。

由是缘故,昭慧、传道……等人,专弘印顺之断见本质之藏密应成派中观见,令佛教走向断见本质之外道无因论之法义中而弘传之;所以他们会关心佛教弘传之历史表相,会对表相佛教之历史有兴趣,而不关心实义佛教历史,乃至曲解实义佛教之历史,将表相佛教之历史当作实义佛教之历史而考证之、而广说之,当然更不关心佛教法义之亲证与否;所以他们会宣讲表相佛教之弘传历史,会关心核四等政治事项、流浪狗之权利……等世间事,而不在三乘菩提之见道上用心,而在阻止佛弟子见道之上用心,诬蔑为「小乘急证精神之复活」。

亦因如是缘故,佛光山专门推广人间佛教,专在教育以及种种世俗法上用心;他们以为那些世俗法上之不起贪瞋……等心行之修行,即是佛菩提之修行,以为了解般若诸经等文字表相即是佛菩提之正修行,所以他们讲禅、讲悟、讲般若、讲菩提时,都落在世俗法上,都不曾与佛菩提之精神相符相契。亦因同一缘故,慈济功德会专在布施与环境保护之人间善法上用心,而不肯教导弟子四众求证三乘菩提之见道功德;证严法师也与佛光山一样,将世俗法善法当作佛菩提,来教化她的弟子们;她所说的佛菩提,完全是世俗法,根本与佛菩提无关;由于她带头这样作,致令佛教不断的往世俗化的方向发展。印顺、昭慧、传道……等人,以及星云、证严二人,如是种种作为,即是将佛教藏密化;印顺之人间佛教之思想,乃是以藏密黄教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为其基本思想、为其中心思想故;而藏密之修行内涵,完全是世俗法故,只是用佛教与僧宝表相,以及佛法名相、果位名相包装起来而已。

二者:法鼓山,由圣严法师以法鼓山文教基金会之名义,募集台币百二十亿元创建之;近年又成立人文教育基金会,欲再吸收台币五十亿元,专门从事世间法之人文教育事项。圣严法师所设之如是二大财团法人,已成为台湾最巨大之吸金机。此二基金会之目的,皆在将佛教加以藏密化及世俗化。所以者何?谓圣严法师十余年来,不断与藏密喇嘛往来,将努力募集所得之金钱,支持邪淫之藏密宗派人士,高推邪淫之藏密外道为大修行人,并以付出巨金为条件,获得邪淫之藏密黄教宗喀巴之继承人达赖喇嘛同意,在纽约作世纪对谈,广为宣传,并印制成书而广流通,以邀信众继续大力支持。

然而观察圣严法师所弘传之「证悟」境界,其实是藏密之自续派中观所说之「佛地真如」,其实是常见外道所说之「常不坏心」意识--以离念灵知心为如来藏,以一念不生之觉知心为禅宗开悟明心时所明之实相心;本质乃是常见外道法,堕于意识心境界中,本质乃是藏密自续派中观所说之「佛地真如」。

圣严法师十余年来,如是夤缘藏密人士,如是夤缘藏密邪谬法义,是故法鼓山之走向,十余年来亦是向藏密靠拢,亦是走向藏密化。藏密化之结果,则是堕于意识心之层次中;既以意识为其中心思想,则必与印顺、星云、证严、惟觉……等人合流,而走向世俗化,是故圣严法师意欲再筹五十亿元,而作人文教育等世间有为法之事与业,乃是势所必然者。如是趋向,如是「进修」之结果,则是使法鼓山之四众弟子远离三乘菩提之修证,永远不可能获得见道功德,而自以为已修、已证三乘菩提。圣严法师如是取向与作为,即是使法鼓山四众弟子,堕入常见外道见中,悉皆同入世间有为法上用心,悉堕意识心中,而远离三乘菩提之真修实证。如是作为,即是藏密化,与藏密同堕世间有为法中。

中台山惟觉法师,虽不常与藏密人士往来,亦不以金钱支持藏密,然其所说所弘之「证悟」法门与内容,则是西藏密教之自续派中观所说之法,与圣严法师所堕完全相同。惟觉堕于藏密之自续派中观见中,每对大众公开倡言:「师父说法的一念心即是真如佛性,你们听法的一念心即是真如佛性,能知之一念心即是真如佛性,只要一念不生,即是真如佛性。」「如果我们一个人在不起心、不动念的时候,不但是恶念不起,就连善念也不生,就当下这念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当下就是中道。」「不起语言妄念的知觉性,即是真如佛性。」如是所堕,与藏密自续派中观所堕者,完全相同。

惟觉法师虽不与藏密人士有所往来,虽不以金钱支持藏密,然而其法完全同于藏密红白花教之常见恶见;所说之中观,与藏密之自续派中观完全相同,故亦属于藏密化之一类。由如是缘故,惟觉所行、所修者,必与意识心相应;与意识相应故,则必热衷于拉拢政治人物,热衷于参与选举,藉以拉抬声势;也必热衷于搜集古董,热衷于建构世界最高大寺院……等世间法之事与业,永远无法脱离常见见与世俗化之取向;这都是因为他以意识心为实相心的缘故,而意识心必定与这些世俗法相应的缘故。

如是法鼓山及中台山所堕者,在中国海峡两岸极为普遍存在,非唯台湾之禅宗道场如是,乃至大陆之许多道场亦复如是,同堕其中;最著名之事例,即是河北省之柏林禅寺净慧法师,同以常见外道见所言一念不生之意识心,作为禅宗证悟之标的,如是以常见外道见而弘传禅宗之法,而住持赵州禅师祖庭。

上文二者所举述之事实,即是全面藏密化之状况,何以故?谓印顺一生倡导人间佛教,将三乘菩提之根本所依--如来藏--加以否定灭除,使 世尊所传之三乘菩提永远无法修证。如是作为,已使得二乘菩提所证涅盘成为空想、成为断灭;亦使得第三转法轮所说之大乘一切种智诸经,成为唯说前六识虚妄唯识法之戏论,变成不说如来藏「真实唯识门」妙义之性空邪法,成为非究竟佛法;亦使得大乘菩提所证之般若中观,成为「性空唯名」之戏论,成为「一切法空」之断灭见,而与藏密之应成派中观邪见完全相符;印顺之中心思想即是藏密之应成派中观见故,除此以外,实无任何正确之中观见故。而法鼓山、中台山所堕者,则是藏密之自续派中观见,悉皆不能自外于藏密法道,是故中国地区海峡两边佛教之藏密化,已至极为严重之地步,令人不能不正视之。唯除无智而无远见之愚人,唯除对佛教前途漠不关心之人,才会对于今日佛教全面藏密化之事实,继续视而不见。

藏密「佛教」之四大派,皆是以外道法而全面取代佛教本有之胜妙法。除了上文所举诸弊以外,藏密之所有修行法门与知见,完全是邪淫法门与外道见;乃是双身淫乐之修法,以追求最大淫乐觉受之第四喜作为主轴,而贯通其生起次第至圆满次第之始终全部行门,可以说根本就是邪淫的外道,根本违背世尊正法,与佛教之正法完全相反,根本是颠倒见、颠倒修。这样的西藏密宗喇嘛教,只是身披佛教外衣,住于佛教寺院中,假藉佛教及僧宝名义,以出家身而贪着在家法,以出家身广受供养而行在家世俗法,乃至比在家人更为贪求淫乐之觉受,根本不是佛教,只能称之为喇嘛教。

彼等藏密上师法王,以外道之法,全面取代佛教之法,而冠以佛法之名相与修证果位,自高自擂,蒙骗全球佛教四众弟子,令人以为藏密真是佛教之宗派。余作如是之言,皆是依事实而说、而显示,绝无一丝一毫之冤枉或诬赖;读者欲知其详,请阅拙著《狂密与真密》四辑之举证,读已便知藏密所有法义之底细,从此可以免受其骗,从此可以远离藏密之笼罩,渐渐进入真正之佛教正法。

如是,上来所举,已经证实台湾目前之佛教,已经几乎完全藏密化了,而大陆地区亦复如是,不能自外于藏密化;欧美人士更以为:「西藏密宗就是佛教,佛教就是西藏密宗。」可以说全球佛教都已走向藏密化,只剩下南传佛法之南洋地区尚未被藏密化。佛教藏密化之结果,必定会导致排挤真正佛教正法之存在与弘传,必定会诬蔑符合佛意之正法为邪法,大力加以诽谤及打压。如是现象,今已普遍存在于台湾佛教界中,将来南传佛法地区,在北传大乘佛教被完全藏密化以后,终究亦将难免被藏密化,到那时,佛教即已全面灭亡,只留佛教表相的空壳。

已经藏密化的佛教团体道场,必定会因所说证道之法异于正法之缘故,而大肆否定正法,以求彼所弘传之藏密外道法继续生存与广弘,是故必定将弘传正法之人诬指为邪魔外道。如是,本质即是邪魔外道之藏密各宗各派,以及法道同于藏密应成派中观的佛光山、慈济,法道同于藏密自续派中观的法鼓山、中台山,当然不肯承认自己正是外道,当然异口同声而在私下口耳相传中,诬指平实为外道,法道迥异则必定导致如是作为故。唯除心中已袪除情执,实事求是之藏密与显教行人,方肯依于追求法义真相的初发心,而详细研读双方之法理,确实辨正之,再作正确之抉择。

由是缘故,自拙著《狂密与真密》一至四辑 出版以后,常有密宗上师对其徒众狡辩,对于拙著诸书中辨正西藏密宗法义之种种邪谬,不肯依正理而探讨之,妄谓余所说为不正确之说法,常用一句饰辞而搪塞密宗信众:「萧平实不懂密法。」率多不肯直接质疑于余,不肯依于佛教之真正法义,而作如理作意之言论;往往自以为是,曲意狡辩,混淆视听,期望西藏密宗邪谬法义得以续弘,希望徒众继续信受之,希望可以继续误导众生,心中希望「以外道法全面取代佛法」之图谋得以实现,如是类人皆非追求真理之人也。

亦有显教大法师,因拙著揭示佛教三乘菩提之真正法义,揭示解脱道正修与亲证之内涵,揭示般若真正证悟之内涵,是故拙著诸书出版之后,造成彼等原先所示现「悟者身分」之表相不能继续保持,导致信众对其悟境产生怀疑,信众人数与钱财供养随之减少,亦导致彼等在政治上、社会上之影响势力开始消减,因此缘故而大瞋于平实,故意纵令徒众,在网站上以化名而无根诬谤平实,或在私下作种种无根诽谤平实、无根诽谤本会正法之言说。

如是种种言说,悉是彼等藏密上师及显教大法师,对于真正佛法之浅学与无知,以及为求保住信众不令流失而造之口业;是故彼等所作对余诽谤质疑之言语,本皆无关痛痒,不须理会。此外,对于平实而言,既不受钱财供养,亦不受众生之异性身分供养,亦不求名闻,亦不曾寄望于众生--不曾一念欲于众生身上获得任何世间利益,故于平实而言:彼等之诽谤与诬蔑等种种言说,实可置之不理。

然而,为佛教四众弟子之今时与后世而计:真正之佛法义理,早已湮没不存,今时佛教界之大师居士等,已经普遍误解佛法,普堕藏密邪见之中,是故彼等诸人对于佛法所作之言说,每每似是而非,大多误导佛子。譬如今时印顺与台湾四大法师与诸密宗上师,所作种种似是而非之说,大众多未能辨别,多无力检校简择;若不加以分辨,则真实法义往往被诬枉为邪魔外道之法,因此便遮障了许多学人,丧失修习了义正法之机会;乃至因于彼等诸人之妄说及诽谤,而令众多佛子随彼等诸人入于外道法中,成就破坏佛教正法之共业。

由是缘故,多有佛子强烈建议,要求对于四大法师与密宗上师等人,诽谤正觉同修会所弘正法之不实言语,以及恶意中伤正法弘传者--诽谤大乘胜义僧等行为,应针对彼等在如是事相上之扭曲事实等事,加以辨正,令佛教界所有大众悉能了知正邪之分际,皆能了知事实之真相,以救被误导之佛法行人。乃至因此能令彼等原被误导之行人,进入正法之中而得证悟三乘菩提之一,乃至其三俱证。如是即可渐渐解除佛教现在及未来之危机。

复观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慈济功德会等四大山头,广聚佛教资源,犹如四台超大型之吸金机,吸取超过九成以上之台湾佛教资源,显然已经产生严重之排挤效应,使得知见较为正确之许多小法师们,难以获得佛教资源,也因此失去弘法之空间,扼杀多数小法师之生存空间。而四大山头吸取庞大之佛教资源,却不是用来弘传正法,而是用来弘传印顺继承自藏密黄教的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断见论,或用来弘传藏密红白花教的常见外道法。

譬如佛光山与慈济,极力推广印顺意识思惟所得的世俗化教理,将庞大资源用来跟随印顺的邪见:否定 世尊一生所弘传的如来藏法,极力推广印顺否定如来藏的藏密应成派中观的无因论邪见,极力推广印顺否定极乐净土、否定弥陀世尊的人间佛教邪理;或如法鼓山与中台山,将募集所得之庞大佛教资源,用来极力推广常见外道法--弘传藏密自续派中观之外道见,以离念灵知心的意识心,作为 佛所说的真如佛心。由于四大道场之吸取九成以上佛教资源,导致多数小法师不能弘传正法,并且在法义上,全面引导佛教走向藏密外道法,走向印度晚期坦特罗佛教的邪见中,造成佛教从内部质变为外道,只维持佛教表相空壳,已和古印度波罗王朝时之全面密教化无二,这才是今时佛教最大的危机;所以必须加以说明,警觉所有佛弟子--佛教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希望所有佛弟子们,都能平心静气的加以观察、加以深思,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一意孤行--以护法之善心而造作了破法之恶业。

由此缘故,本会遂有《学佛之心态》一书出版,以利学人;后又因于会内会外佛子之建议,欲求广益佛教中之一切四众学人,令大众皆得了知藏密之邪谬,了知藏密破法之事实,乃随之以《狂密与真密--序文…等》小册第一版,于公元二○○二年三月出版。后因藏密上师及大法师之不如理狡辩,以及扭曲事实而说之耳语及文字,皆日渐增多,为利末法时之佛教学人,乃针对彼等之不实言说及文字,加以事相上及义理上之辨正,故有改版为二百余页之《狂密与真密--序文…等》小册第二版,于公元二○○二年七月印行流通。

今因《狂密与真密》一至四辑中,限于篇幅而未细说之理,由于藏密诸师于真正佛教法理之少学寡闻故,以及唯事熏习藏密邪法、不曾熏习显教经典正理之故,不能了知正邪之分际,心中不服而提出不如理之质疑;或如显教中之少数大法师,曾修证密宗之双身法,是故平实之《狂密与真密》一至四辑 出版已,顿令彼等少数大法师,顿失与异性徒弟合修双身法之依据,亦令彼等以往所说「合修双身法不犯重戒」之言,顿成妄语,顿成地狱种性(其实非因平实之举陈而使他们成为地狱种性,乃是彼等诸人在与异性弟子等人合修双身法时,已经自己成就地狱种性。平实只是将事实点出,欲使彼等知过速改罢了,但他们却不能领受平实之好意),因此对平实更作口传方式之无根诽谤;又因平实以种种著作破坏彼等邪说而显示正理,已突显彼等大法师之错悟,突显彼等四大法师皆仍在凡夫位中,令彼等大师丧失悟者之身分,群众及供养随之渐渐流失,以是缘故,大生恼怒于平实,乃作种种无根诽谤之事。

如斯扭曲事实而作昧于良心之说等事,近来益发严重,为诸学人之法身慧命计,为解除佛教今时与未来之危机故,应令学人了知其中之事实。而藏密喇嘛与上师等人,今时仍在继续进行古时天竺密宗「以外道法全面取代佛教正法」之手段,欲再度实现古天竺波罗王朝时密宗「李代桃僵」之伎俩,欲和平转变佛教之本质为外道法,已经快要全面成功了,佛教其实已经到了紧急存亡之关头,如果再不痛定思痛,再不采取正本清源之作为,那么佛教再过二十年以后,便将全面改易内涵为藏密之法道了,到那时,全球佛教已经同于古印度波罗王朝时的「密宗佛教」了,本质已经是外道法教,而不是真正的佛教了,那时再要使佛教回归真正之三乘菩提法义,恐怕为时已晚;所以应使大众皆能知悉:佛教已陷于危急存亡之关头。亦应令诸学人了知佛法正理,了知佛法与藏密外道法之差别所在,了知真正佛法与四大法师所说外道法之差别所在。

由此缘故,对藏密上师与显教星云、证严…等大法师违背事实之狡辩,必须略作答复而广流通,健全佛教内部法义,藉以利益广大学人,乃将第二版小册加以增补而作说明,篇幅遂致增达三百余页。以小册而言,第二版之二百余页实已嫌厚,若再以四百余页之小册印行第三版而流通之,实为无义;是故复又改版为21×15公分之一般书籍篇幅,以免过厚之弊,遂有第三版之改版印行。

复因改版后之内容,已侧重于答复大法师及藏密上师之质疑,是故将答复质疑等文前移,将《狂密与真密序文…等》后移,重作如是编排;并将本书易名为《佛教之危机》,藉以显示今时与未来佛教之危机所在,并警觉佛门四众弟子,正视当代及未来佛教之危机。复次,为证实大法师之所悟为谬,故又附录公案拈提六则于书中,以为证明。如是以流通之,如是而利佛门学人。兹以第三版出版在即,应叙其缘由,以令大众周知,即以为序。

菩萨戒佛子 平 实 谨识

公元二○○二年十月 序于喧嚣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