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陆注 册风格变换论坛帮助娱乐参考

总论坛公告
素食,放生,打坐就能代表正法吗?佛经才是验证正邪的标准!!!     显示用户列表 团队管理 佛运首页

   你的位置: 佛运论坛开悟报告浏览当前帖子

    五阴十八界,涅盘如来藏,般若道种智,函盖一切法。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     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现。具足解脱道,及佛菩提道,求正觉佛子,一切应受持。

       

  作者信息及帖子信息: 你是本帖的第 3144 位读者 
心宇

积分:16359
等级:坛中版主
帖数:2021
注册:2004-12-27

  信 息   留 言   编 辑   引 用

楼 顶 
见道报告 ......刘楚妍

一心顶礼本师 释迦牟尼佛 
一心顶礼 诸佛 菩萨 龙天护法 
一心顶礼 上平下实和上 
一心顶礼亲教师 张正圜老师 
一心顶礼 护法义工菩萨 

没有由来的,这个记忆总在脑海中不曾逝去: 
小学三年级,稚嫩的赤子有着一颗柔软的童心。那日,惯例
要到操场升旗,家中没有信仰的我,陡对大地生起了怜悯:
「土地爷爷好可怜,这么多脚踩在他身上跑来跑去,土地爷
爷一定很痛。」遂踮起了脚尖、蹑手蹑脚的,唯恐多增一分
土地爷爷的痛楚。 

二十岁那年,偶遇一位僧宝到公司化缘(至今都不知道他老
人家是否化到钱了?)要离去之时,那位素不曾谋面的师父,
到我面前和缓而又慈爱的说:「可以学着每天吃一餐素斋,
或者吃一餐水果斋。」并且叫我到土城承天禅寺去找一位广
钦老和尚。当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我,实在不知道找广钦
老和尚要干嘛?更不知道广钦老和尚是何许人也!于是,与
初识的文凯师兄骑着机车,呼噜呼噜的到承天寺去了。 

回想那年轻、一事不知的模样,实在有些好笑!到了广钦老
和尚的跟前,傻呼呼的不知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只记得周围簇拥了许多的信众,争相看着老和尚,跪在老和
尚的面前,好奇的看着这位好老、好老而又没有牙齿的老人
,也好奇的看大众都在看老和尚什么?后来,老和尚叫我:
「来出家。」当时真是一脸的错愕与惊讶,心想:「这怎么
可能?我刚刚才上了东吴大学读书,而且才刚刚在谈恋爱唉
!」许是宿植的善根吧!虽然当时只是个工读的穷学生,却
也懂得将自己的零用钱装在红纸袋里,有模有样的学起信众
供养起师父来了,那是自己生平第一次供养三宝;虽然当时
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供养,更不知道为什么要供养。总之,就
是那么自然的、那么高兴的做了!(现在想想:哇!我真是
超级有福报的!) 

嘟嘟出生的那天起,家中经济的成长「扶摇直上」,一些令
人无法解释的现象,终使得自诩为高级知识份子的我,开始
思惟和渐渐的接触到了宗教。一个二岁半的孩子,怎能表情
姿态庄重而又肃穆的五体投地、虔诚礼佛?怎么会有白颜色
的大象站在窗前看她?听到持咒的音声,不识字的她又怎能
音韵奇准无比?大悲咒和《心经》读诵起来,也是轻而易举
;我开始思索:「人真的有前世的记忆吗?」及长,孩子陆
陆续续问了些「实在连听都没听过的问题」,为了满足嘟嘟
的问题,和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进了佛学院,也开始接触到
诸多丛林。师父说:「你要多念阿弥陀佛。」「为什么要念
阿弥陀佛?」「多念阿弥陀佛,可以往生西方。」「为什么
念阿弥陀佛可以到西方?那念别的名词呢?西方在哪里呢?
」「师父!您怎么知道有阿弥陀佛?」「师父!六波罗蜜已
经讲过好多遍了,可不可以换点别的?」于是,在想明了「
知其然和其所以然」的情况下,最后的答案都是:「嗯!你
业障太重了!」此后,从北台湾到南台湾,诸大丛林差不多
也「走透透」;师父说:「你认为如何?」「噢!师父!我
觉得以上所说很符合事理,也顺乎情理,但是好像没有佛理
!」唉!我又理所当然的被贴上「业障深重」的异类标签。

求教无门之下,不认同诸多出家师父的看法,又不以为追求
真理是业障深重,学佛开始变得好孤单,日子竟也愈过愈荒
唐!幸亏平日对于义工的行列,常常是当仁不让,才有机缘
识得了圆觉师父。但当小嘟嘟问了廖师姊:「我为什么会忘
记前生?到了非想非非想天还会不会再回来?为什么?」没
有人能给她具体的回答。圆觉师父遂为我们引荐了 平实导师。 

由于在外被错误知见的熏习影响,我居然心生此念:「天哪!
那是在家居士,不是出家师父□!」(唉!自己真的好蠢,
一念之差,耽误了这么多年,险些错过了大善知识。)一席
话之后,嘟嘟决定到正觉讲堂上课,并请求爸爸当她的「书
记官」:帮她抄笔记。 

某日从南台湾出差回家,打开家门之际,我错愕的愣在门口,
患缴稀⒉AТ吧稀⑸撤⒁紊稀⒌缡踊⒌绫洌醵?
头柜上都贴满了一个小学五年级生写的斗大字迹:「拖死尸
的是谁?」吃惊之余,我问孩子:「这是什么意思?」嘟嘟
对我说:「参!」 一日,小家伙踩痛了我,「哎呀!好痛!
」她回答道:「谁在痛?」「我呀!」「你是谁?」「妈妈
!如来说法四十九年,他明明有说,为什么他说『他没有说
』?」「人为什么会忘记前生?如果我一直忘记前生,那么
我每次所修行的不就又忘光了?」这使我这个身为佛学院的
学生十分汗颜。嘟嘟的问题,我统统不会,也开始动了个念
头:

「哇!这个讲堂很『高深』哦!改天要去看看他们教些什么
?」甚至好奇的请「书记官」文凯师兄将上课时做的笔记借
我看看,结果他说:「张老师讲的跟外面师父讲的不太一样
,我听不懂,所以没写!」也因此,这是我到讲堂听《楞严
经》的开端。 导师的法语,将第一义谛诠述得如此精妙,每
个星期都期盼着星期二的到来。这一留下来,我在 导师的座
下终不曾离去,也发愿在张老师的座下,在 导师安排次第循
进的知见下,将知见的根扎稳,把佛学院学来的都丢掉,「
从头学起!」 

嘟嘟小学六年级,发愿要将 萧导师的书籍翻译成英文,将正
法弘扬到美国去!她说:「妈咪!我知道你们只有我一个孩
子,但是我发愿要将 导师的书翻成英文,所以我要到美国把
英文学好;你让我去美国,去那儿有再多的苦,我都熬得起
;妈妈!难舍要能舍」,为了成就她的大愿,嘟嘟也为了安
抚母亲一颗不舍的心,母女俩话别机场、相视拥抱,一句珍
重而没有掉下眼泪;彼此含笑挥手离去,转身的刹那却泪流
成河!一个十一岁半的孩子,提着包包独自到异国没有父母
照顾的地方孤军奋斗;一个仅会几句英文会话的孩子,能为
了「愿」而只身前往陌生的国度(那时嘟嘟会的英文只有:
我的名字叫做陈韦儒,我今年十一岁;这是桌子,这是椅子
,这是书)。后来韦儒对我说:「妈咪!在机场转头的时候
,我其实就开始哭了;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爱别离苦,也知道
大势至菩萨说的『子母相忆』是什么了。」咬紧牙根,我成
全了她;也矢志到讲堂安忍在张老师的座下,从头熏习第一
义法的正知正见;期许自己有超强的魄力和毅力,在菩提路
上,在自己的法身慧命上,勇往直前,向前冲去! 

二年半,除了求法若渴的心态外,张老师不遗余力,努力传
授正知见;以及那无厌无疲于北台湾、中台湾、南台湾奔波
弘法的大无畏精神;张老师平日的身口意行也在在处处都影
响了我,这对我慢心的修除,起了莫大的帮助和作用。例如
:老师不论亲疏贵贱的对待互动中,都以双手至诚的接受或
传递物件。看在眼里,心中好生感动,深觉以老师之尊,身
段竟能如此柔软恪谦,收受者真的有「大被尊重」之感,不
禁心生效法之想;当秘书拿公文给我的当时,我站了起来,
双手恭敬的去接受文件,她讶异的呆在那儿,表情诉说着:
「哇!她是不是发疯了?」我自己则大感惭愧起来:以前自
己是不是很傲慢? 

共修期间,公司和厂商几次招待国外旅游。以往,早已期盼
许久,但此时毫不犹豫的放弃掉了。感觉自己在 萧导师和张
老师的第一义法带领下,快速的茁壮和成长,再也没有任何
诱惑能让我暂离正法于一刻,因为我是如此清楚明白:没有
任何一件事情会比亲证法身慧命的精进更重要、更有意义了。 

基础课程之初,由于忆儿心切,忆佛之念很快就学会了,但
却又因傲慢的习性作祟,像极了龟兔赛跑中那只骄傲的兔子
,心想:「反正很多同修都还不会,这么简单的忆佛净念,
半年后我再来追好了!」于是除了 导师、张老师的课,我又
冲刺般的向前再修二个学位,当时自己所秉持的理由是:「
众生难度,自己要有很高的学历,方能降伏众生所误以为『
宗教是迷信和低教育程度的陋习』的错误观念。」有一次共
修在等待小参之余,惊见同修们礼佛的背影,不但定力十足
,而且调和柔软;以及渐知班上同修高手如云、卧虎藏龙之
际,方知自己有太多的不足与落后,在「我慢」的愚痴中荒
废时日,自以为是的驰骋在 导师的著作典籍中,妄自在书本
里希冀删来减去的找寻「开悟答案」为何! 

一日扪心自问:「自己排除万难来到讲堂学习第一义法,为
的是亲证生命实相?还是只为了找寻一个答案而来?如果只
是因为解悟,而不是自己触证而体悟的,我能够承担吗?我
能够深信不疑吗?我又能转依,继续修学吗?若非自己亲证
生命、法界的实相,而是寻得、听得的答案,只是再经历一
次学识上的满足罢了。若真如此,非但无益,并戕害了自己
的法身慧命,岂不是白来一趟,又劳斯导师和亲教师老婆心
切的苦心教导?

如此一来,岂止愧对师恩、愧对辛苦护持的义工菩萨?龙天
护法怕也要起个『孺子不可教』之念。」于此起了精进勇猛
心,向前急起直追,护持的行列不落人后;修集福德资粮更
是积极所行:认真的挽起袖子做「家事」,做的是如来的家
业和正觉的家事;心安理得中渐除我慢习性,逐渐像稻穗那
般的低了头、弯下腰;一路学习正法,一路修除性障。老师
时刻提醒定慧等持,更是不敢稍有或忘;因而定力渐长,拜
佛也逐渐得力;即使有不得力、不顺遂之际,也从不萌生退
转之意,在 导师和老师的座下精进不懈的追求生命的实相,
了知万法唯心造,此心又与世俗所谓之心大大不同。何其有
幸在大善知识身边围绕,喜见自己的成长和改变,喜见自己
菩提路上真正跨越一大步,更提醒自己不忘:欲报师恩,莫
忘众生尚在邪见苦海未得出离! 

禅三即到,心虚于自己前面做功夫时的懈怠,并深知定力的
培养真是一步一脚印,非是一蹴可成的,于是想好了一百多
个足以说服自己不去报名禅三的理由。但佛菩萨可以慈悲不
怪你, 导师和张老师也不会苛责于你,但是骗自己的感觉是
十分可耻和不好受的:求法是自己的事, 导师和张老师如同
菩萨般苦海作舟,世世无畏娑婆往返,已经够辛苦的了,自
己还要厚颜劳斯菩萨拖拉才肯走吗? 导师和张老师虽不会为
了我一介愚痴不肯求悟的凡夫心灰意冷,但他们也绝对不会
舍下我不管,那我究竟还要劳烦菩萨、老师们来回跑几趟来
寻我才甘愿?如此没担当,教诲之恩从何报起?苦海轮回又
焉有出期?暗夜思惟,心生惭愧!于是下定决心,决定力挑
未知的挫折,笃定步步向前,将「犹豫」弃之于纸屑篓里:
「战死沙场虽败犹荣,临阵脱逃焉称好汉?」 

恭敬的呈上禅三报名表,日子开始没有一天好过,明白这次
真的是业障现前了。除了莫名其妙的事件之外,也有赚钱的
机会来引诱我;病痛更是不停的来扰乱,不敢置信的是居然
能碰到「打一针、送两针」的医生,把两只手都打肿了起来
。不但如此,连着三次,医生待我都惠施有加,那就是打三
针、送六针罗!但是不管好事的引诱、苦事的折磨,对于求
悟的决心十分强烈的我,是不会有影响的!任何的磨难都不
可能使心生退转;为了求法,再大的苦痛和困难都要冲过去! 

参禅的投入,辛苦,但是有趣。废寝忘食,数月之间体重下
跌十几公斤;夜半惊醒,只听得自己的声音在黑暗中回旋:
「什么是夜夜抱佛眠?」走在路上自言自语:「什么是日用
而不知?」在捷运车上研究众生00,自问自答:「他们0000?
我如果00的时候,那跟00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稍一回神,
隔壁的女士起身离开了,猜想她必定这样认为:「可怜哦!
年纪轻轻的就疯了!」 

一夜,梦见自己在听新班的学员自我介绍,而张老师不停的
在00。心想:「完了!完了!这次大概死当了,居然在听新
生报告?」同时也疑惑着:张老师干嘛一直000?日后又梦见
一位从不相识的往生者,遗像在堂中高高挂着,自己居然也
能开示几句给她听;梦境中,堂下有二座左右互通的小阶梯
,只见自己不断的由左而下、由右而上的来回奔爬着,好累
好累哟!及醒,若有所悟:张老师??一直000,我00000的
000,堂中往生者000,我00000000、00000是。咦!是吧!
?有种莫明的狂喜:这个00的0000,这个000、无所分别拣
择,一切时、一切处真正0000的就是了(大种性自性)!哇
!是他!是他!隔日兴奋的把街上书局贩售的000「请」回家
,看看00000和看着自己的如来藏;忍不住高兴的亲吻那柔软
洁白的000,哈哈!我找到了我们000有的00了:然后为了感
谢00,就开始在佛前手忙脚乱的为000皈依拜忏罗!有恩必报
嘛!又或自己有任何的长进,也当愿众生同沾法益,虔诚的也
为彼等求哀忏悔。 

一个星期二的下午,在等待文凯同修一起到讲堂上课的时候
,忽尔一梦:梦见 导师穿着海青、搭衣,如同星期二的讲经
一般,笑着拿了一本书给我; 导师并指向西方,与我一同看
将过去。到了当晚听《优婆塞戒经》的时候,依惯例先礼佛
三拜,在与 导师同时拜下的当儿,心海突然又喜悦和感动的
奔腾了起来,肯定自己参究的方向是对了,希望这最后的临
门一脚,能够得到 导师的提携和印证!我祈求着佛菩萨加持
定慧增长,也更恳切的拜忏、忏悔,一部部的水忏至诚恳祷
忏悔:祈求着自己的罪障自己背,莫要禅三时波及 恩师有稍
许的不适。 

禅三开始, 导师讲的公案和斋堂里的种种开示,句句都能用
眼睛听得明白,在在也都能了然于胸;经行的时候,看着前
方师姊和自己00000,微笑挂在我的眼里和唇边,同时一种莫
名的震撼也在心里不停的荡漾着。第一回进了小参室,虽然
不知为何,老把「老师」喊成「师父」,但师徒之间的感觉
那么亲近、熟稔。 导师令众生无畏的神态,稍稍平息了我忐
忑不安的情绪,但不知怎地,把知见陈述得零零落落,几致
自己都觉得不知所云!我心里想着:「阿弥陀佛!还好旁边
那位监香老师是陆老师;如果换成我们张老师的话,肯定自
己会被张老师一掌劈死!」 导师慈悲的为弟子整理了许多知
见,让弟子得以贯通明白,并让弟子明晨再来报告。 

晚上斋堂用斋的时候, 导师无有厌烦的在为我们说法,我目
不转睛的听受、领纳 导师所示现的点滴之法。当 导师走至我
们这一桌时, 导师让同修们吃水果,并看着她们吃水果,快
要轮到我的时候,自己早已兴致勃勃的准备要去拿水果了,
可是 导师没叫我吃,转头就走了,我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
下:可不是!「我」何尝吃过水果啊! 

那晚开示公案, 导师累了一整天,还来看我们用功的情况。
 导师慈爱的弯着腰说:「楚妍!明天再整理。去睡觉!」我
赖皮的对 导师说:「好!」并用手比了一下:「再一下下,
我就去睡。」 导师有如慈父一般回答道:「好!再一下下!」 
我怎么能睡?张老师教授的知见翻涌而出!我怎么能睡? 导
师拖着疲累的身躯,还在往返关注巡视! 

第二夜讲公案之时,师生笑成了一团, 导师笑着流下了眼泪
,我亦复如是悸动的让泪潸潸然落下;殊不知,除了那则公
案互动有趣之外, 导师笑的是:「你们看了半天还不懂?」
法不在字里行间,不在萤幕投影字句中, 导师实则在在处处
的,在为我们「说」着法啊! 导师哭的是:说得这么清楚了
,你们还是不懂! 

翌日一早小参完毕, 导师说:「楚妍!恭禧你!可以喝茶去
了。要先到佛前顶礼三拜,感谢释尊加持和感谢这个第一义
法的弘传。要到佛前礼拜,不是在座上拜哦!」谆谆叮咛,
唯恐稚子迷航,不知归却如来家乡一般! 

跪在 释尊像前,至诚感谢佛菩萨慈悲摄受,感谢佛菩萨让我
得遇善知识,得与胜义菩萨僧 上平下实和上修学正法,并能
明心体证生命实相:「足下灿莲花、步步无生忍。」若非 导
师指引教导,一直以来这么样的「粗心」,究竟要再如何的
流浪生死啊! 

正觉茶,让我明了一切法无非是他!但光是一个喝茶的00,
牵涉的真心运作是那么的深广,那样细腻到不可胜数;现观
诸法的运作,意犹未尽的整理出细微深广的运作,〔以上百
余字省略不载〕。谁说禅是一成不变?它是那么饶富生命、
活泼有趣、而又处处生机呵! 

尚未打板,无畏于清冷凛冽的空气,忘却了来时的病弱,一
心只想到:向上一路就只差一步了,莫负了佛菩萨、 萧导师
,莫负了张老师和诸多义工菩萨们的辛苦护持,努力的坚持
到最后一分钟,绝不因自己喝了正觉茶就有些许的懈怠,于
是至诚的到禅堂礼佛、体验。 

镇日里,依然细细体究真妄如何和合?并奇怪自己为什么陡
然间变得如此爱落泪?禅三这几天里掉下的泪,恐怕比去年
一整年还要多上许多!我是在可悲自己的认妄为真么?把那
个日日会断灭的「离念灵知我」当做「真我」!处处去攀缘
、去追寻,和不断的在做自我想像和自我认同;殊不知这个
无我性、无常性的「我」,让我流浪生死了多少劫;而那个
真正的常住的「我」,无始劫来却又被我遗忘了;他永远都
在,我却一直都没找着他,以至00000妄作非为,造作了诸
多不净染污法种!亦或是该替自己欣喜而落泪?

由于明师善知识的教导,始得之,便找到了生命真正的主人;
从今以去,认得本来面目,转依如来藏的清净性,修除不净
法种,不再让七转识「我」团团转,而误了本来自性清净、
菩提之路更上一层。此时心中不禁浮现一偈:「清茶一盅向
上路,劳师动众徒自误;但识个中深滋味,赵州茶中喝赵州
。」可不是!七转识劳师动众的四处攀缘,竟不知「我」此
道场如帝珠啊! 

导师又施设方便,让我们闭上眼睛走路,证明妄心也是很重
要的;没有妄心的配合,真心果也无法在世间正常运作;也
深刻体认到:虽然末那处处作主,但真的还是听命于六识的
时候多;也现观六识中的一识若无法运作时,如来藏依然能
配合其余诸识的运作、互相协调,完全配合而不会停摆,所
以00与00真是修证如来藏者最好的诠释工具,赞叹如来藏的
神妙不可言喻啊!赞叹他存在的自体性如如实实的在运作00
000,收集着善、不善业法种啊!明白了「藉妄修真」的真妄
心和合原理,努力修学,转依如来藏而汰除染污的七识习性
种子。此后更须以清净现行来熏习种子,当然也以善的种子
来熏现行了,如此将能横超三大无量数劫:以长劫入短劫了! 

禅三,这四天三夜,虽然总共只有不到六小时的睡眠,但法
喜充满无可言喻。在一个小小的蒲团座垫之间,努力礼佛、
参究,在 导师的循循善诱、苦心教导下,彻入生命实相,终
于在方寸之间「死去」、「活来」! 

弟子 楚妍 

至心顶礼 诸佛菩萨、龙天护法慈悲摄受 三拜 
至心顶礼 上平下实菩萨摩诃萨 三拜 
感谢 导师苦海作舟、无畏娑婆往返! 
感谢 导师为弘正法、无畏摧邪显正! 
感谢 导师成就弟子法身慧命。 
至心顶礼 师娘一拜:感谢 师娘护持正法、护持 导师之恩。 
至心顶礼 张正圜老师一拜:感谢师恩浩荡、教诲之恩。 
至心顶礼 诸多护三之义工菩萨一拜。 
至心顶礼 历生父母、师长、累劫及至今生所结之冤亲债主一拜,
                                                 感谢成全无有遮障之恩! 
至心顶礼 法界一切众生普同护持之恩。 

佛弟子 刘正妍 敬呈 
公元二00四年四月二十日 

(摘自--正觉电子报第33期 --[我的菩提路]-18 )

该帖子在 2006/7/13 1:33:58 编辑过


   “洗净浓妆为阿谁,子规声里劝人归。
  百草落尽啼无尽,更向乱山深处啼。”

  离 线  2006-7-11 23:44:42 
本帖子共有 0 页, 0 张回帖,每页有 13 张回帖 >> [ ]
页码:

论坛音乐开启||关闭

Powered By : 佛 运
Copyright 2004-2008 6kbbs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6kBBS